明星與經紀人的危險關系

2020 年 7 月 31 日21:42:16在〈明星與經紀人的危險關系〉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100

明星與經紀人的危險關系

在成為一名練習生之前,Yamy是徐明朝的公司極創引力合作機構的一名兼職舞蹈老師,曾給李宇春伴過舞。

後來,徐明朝看到了Yamy的個性,認為她的形象、那種勁兒無法拷貝,親自勸說拉她「下水」成為藝人。

Yamy不負眾望,成為公司送往《創造101》的六位選手中,唯一一位以火箭少女101組合出道的選手。

但萬萬沒想到,原來在徐明朝眼中Yamy那些稀缺的亮點,卻成了被批鬥的利劍。Yamy將徐明朝在公司內部當眾「羞辱」她的錄音發在微博上之後,引發滔天巨浪。

在事情發酵後,徐明朝拒絕向Yamy道歉,認為她為了解約,不擇手段。

某種程度上來說,藝人和經紀公司,本是緊密結合的利益共同體。但為何如今卻鬧到撕破臉皮、甚至對簿公堂?

事實上,發生在Yamy身上的這場風波,幾乎是一種必然。
01
相愛相殺背後

藝人下場指控自家老板的事情,並非第一次發生。這次的不同之處在於,處於輿論中心的徐明朝,並不打算將此事翻篇。

徐明朝更為人熟知的身份,是鳳凰傳奇主唱楊魏玲花的老公,旗下有6家公司。他是極創引力的最大股東,持股65.69%,公司背後還有森馬作為股東;他還是鳳凰傳奇工作室所屬公司百人文化的大股東,持股70%。

徐明朝的底氣何在?
 

明星與經紀人的危險關系

▵  徐明朝

 

根據天眼查數據,我國目前約有8.9萬家藝人經紀相關企業,分布在文化、體育和娛樂業內的企業占比達43%。從2014年開始,這類企業的年度註冊數量和增速驟升。2019年新增相關企業數量超2.5萬家,是增量最多的年份。

盡管如此,每年新增的藝人數量仍舊遠超經紀公司,選秀節目的火熱讓無數少男少女立志投身這一行業。

「某種程度上,如今的藝人經紀市場處於一種賣方市場。經紀公司就這麼些,你不願意來,還會有大把的藝人進來。」業內人士李想對《市界》表示。

藝人未出道之前,經紀公司負責包裝、培養藝人。藝人一旦出名,就要給公司創造經濟上的回報。本質上,這就是一樁投資生意。

而在這段風波出現之前,Yamy和徐明朝之間似乎還有點「惺惺相惜」的意思。

徐明朝曾透露,是自己看中了Yamy的個性並親自去勸她,「你這一卦的,女生女團裡沒有,你是無法拷貝的,你的形象、你的那種勁兒,都是稀缺的。」徐明朝在公開場合還曾表示,「Yamy那兩下子,不是你隨便學就能學到的」。

從結果來看,Yamy也做到了投桃報李。

極創引力派出旗下6名練習生參加《創造101》,最終只有Yamy勝出。雖然公司在她身上投入最少,但她給公司的回報最多,比如意想不到的商務邀約。徐明朝直言:「若兩頁紙的商務品牌全接了,公司這兩年投的錢就全回來了。」

可以說,沒有徐明朝的拉Yamy「下水」,不會有火箭少女隊長Yamy。而沒有Yamy的爆紅,業界也不會看到作為經紀公司的極創引力。

據了解,在火箭少女101限定團解散之際,徐明朝也表示會為Yamy做長遠打算,其中就提到了「時尚」和「rapper」兩個標簽,這也是錄音中徐明朝提到的標簽。

對經紀公司來說,送藝人參加選秀,無疑能夠提高曝光度。但藝人一旦成團,經紀公司就要把藝人的合約轉讓到節目方,此為「割裂式運營合約」。
 

明星與經紀人的危險關系

▵  火箭少女在成都舉行首唱會

 

這期間,經紀公司幾乎無權過問藝人的行程安排,即便手上有不錯的品牌合作,也要推給節目方去運營。有經紀公司將自己形容為「給節目方打工的人」,錯過了藝人成團之後的黃金兩年。

而受限於國內尚不完善的產業鏈條,限定團時期的藝人,亮相機會有限,似乎也不如單飛發展得好,所以才有「成團即巔峰,出道即失業」的說法。

這樣想來,限定團結束後,藝人重新回歸本公司陣營,也該是雙方合作新旅程的開始。

為何Yamy在回歸自家經紀公司不久,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02
行業的隱疾

這些年,我們目睹了一場又一場的天價解約,圍觀了一次又一次明星和經紀公司的互撕。

陳楚生當年解約被公司索要2200萬解約費,韓庚被要1000萬,尚雯婕被要800萬……這些「不體面」的瞬間,牽扯到最後無非是雙方對利益分配的不滿。

造成雙方沖突的根本原因,在於雙方過於密切和相互依賴的合作糢式。這不僅是某個藝人與某個經紀公司的矛盾,更是我國整個文娛產業的矛盾。

美國的明星經紀糢式是制作與經紀分開的糢式,經紀人和藝人之間是一種單純的合作關系,同時經紀人不能參與制片。這樣做的好處是,避免經紀人既是賣方又是買方,可以保障藝人的權利。

相比之下,我國沒有嚴格將制作與經紀分開。影視公司既可進行制作,又能簽約藝人。用自己的制作捧自己的演員,影視公司既是買方又是賣方,掌握著最重要的制作資源,自然在和藝人合作中處於強勢地位。

當前,我國的明星經紀糢式主要有四種,一是制片人、經紀人和經理人三位一體的糢式;二是制作公司內的經紀人工作室糢式;三是獨立的明星工作室;四是獨立的明星經紀公司。
 

明星與經紀人的危險關系

第一種糢式的典型代表是早期的華誼。公司本身有影視制作業務,同時還有藝人經紀業務。這樣的公司可以給自己的藝人提供更多的資源、機會,對於新人和上升期的藝人而言,這是難得的優勢。當然,在合作的過程中,話語權集中在公司身上。

不過,對於已經有名氣的藝人而言,這樣的合作糢式可能會讓藝人本身受限於公司本身資源,失去和外部更優質資源合作的機會。

範冰冰、李冰冰等人的走紅,和背靠華誼這棵大樹有密不可分的關系。等這些藝人成熟後,為了尋求更多的機會、掌握更多話語權,往往會選擇自己當老板,成立自己的工作室。

明星工作室的經紀活動以明星個人為主,收入也幾乎全都來自於明星本身。跟有制作業務的大公司相比,明星工作室資源較少,也不能承擔起經紀公司的責任。

近些年,以楊天真的「壹心娛樂」為代表,獨立的明星經紀公司開始出現。這種公司本身沒有制作資源,主要靠項目挖掘、整合策劃等為藝人服務。這個糢式下,藝人和經紀公司的合作更加單純,藝人本身也能掌握更多的話語權。

其實,在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有話語權,擁有龐大粉絲的藝人更是如此。藝人在與經紀公司的博弈中,話語權變得也越來越大。

我們看到的明星和經紀公司的解約糾紛,大部分是在第一種合作糢式下產生的。

如今選秀節目盛行,背後的經紀公司從發掘到培養,一手打造和參與選秀藝人的誕生,雙方緊密的合作和利益捆綁,也為日後對簿公堂埋下了隱患。

經紀公司認為自己一手挖掘了藝人,還為對方提供了演出等機會。但藝人覺得自己成了公司的賺錢機器,或者公司沒有給自己足夠多的回報,嫌隙由此產生。

雙方矛盾的根源,還是制作和經紀沒有分離,雙方合作過於密切,依賴程度高。

美國創新精英文化經紀有限公司(CAA)的糢式,或許可以為我國經紀公司提供一個範式。這個公司只做專業的藝人經紀,不從事制作。

CAA與明星的合約兩年一簽,來去自由。藝人也不需要對某個經紀人負責,整個經紀團隊分工細化且明確,各司其職。這樣一來,就算有人離職也不會對公司產生影嚮。

為了打破單個藝人的傭金限制,CAA還實行項目制打包輸出,比如為影視項目同時提供編劇、導演、演員等,這樣可以在每人10%傭金的前提下,提高公司整體收入。

無論是合作還是其他人際交往,最單純的往往最長久。藝人和經紀公司也該讓彼此的合作更簡單更單純,用距離來創造「美」。

藝人和經紀公司合作的時候,雙方都覺得能借對方的勢圓自己的夢,然而如今行業已然發生變化。就像徐明朝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的那樣,「想做男團女團,沒有平臺的流量和資源,自己根本做不到」。
 

明星與經紀人的危險關系

 
無論是Yamy還是徐明朝,他們都不是游戲規則的制定者,能做的,也只有在現有規則下用一切方法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03
誰是勝利者

近年來,關於藝人所簽合約為「霸權條約」的言論屢見不鮮。

這也的確有跡可循。比如有經紀公司要求,提解約就賠700萬元,最後解不了約也要賠700萬。主持人何炅曾透露,有的公司會故意等藝人自己受不了跟公司解約,賺一波解約費。

而從法律層面來看,目前中國還沒有專門規定演藝經紀合同的法律。文娛律師趙智功向《市界》表示,該類案件涉及到綜合的法律運用中,適用《合同法》的情況最多。
 

明星與經紀人的危險關系

 
在這樣的前提下,「經紀合同範本大都是經紀公司或經營經紀業務的影視制作公司,根據其自身實際情況擬定。」北京天馳君泰(天津)律師事務所王寓律師告訴《市界》。

如此一來,藝人自身權益的保護,跟合約怎麼簽息息相關。

據趙智功介紹,合約一般分三種情況:全約,藝人所有事情都由公司代理,簽約時間一般為2-8年,藝人和公司的收入按比例來分;分約,比如雙方簽了唱片約,公司只負責幫藝人出唱片;代理約,公司負責幫藝人談一些商務合同、代理廣告,收取部分傭金。

客觀來看,雙方似乎是各取所需的存在。但在現實中,藝人跟經紀公司,甚至粉絲跟經紀公司之間的矛盾並不少見。矛盾擴大後,藝人往往會選擇解約。

據律師介紹,藝人解約最常見的理由有:主張經紀公司沒有取得《營業性演出許可證》,因而合約無效;雙方無信任以及經紀公司拖欠報酬。

在王寓律師看來,雙方發生分歧,最後鬧到解約,根源在於利益需求跟資源配置方面的矛盾。

她解釋道,藝人起步時,雖然其談判地位處於弱勢,但公司為了藝人的發展,在其成名後獲取利益,會投入時間、金錢、人力等諸多成本。當公司正待尋求經濟回報時,藝人成名後提出的解約,就會將這種矛盾激發出來。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藝人對認為公司並未按合同約定為其提供相應演藝工作機會,或因公司的宣發、危機公關等反應不及時而導致的不滿,從而要求解約。

王寓表示,若藝人要尋求保護,需要在經紀合同中明確約定公司資源匹配的數量,比如見組的次數、推戲的部數、角色的排名和定位、影視作品的類型(電視劇、院線電影還是網劇等等)等。

「只有這些明確約定了,才能夠切實保護藝人的權利。」否則,如果公司能夠舉證證明其為藝人做了相應的宣發、見組、培訓、形象設計等工作,很多情況下,法院或仲裁委都會判定要求藝人承擔違約金,甚至有些情況下,會判處藝人繼續履行合同。

畢竟,藝人的經紀合同已經從過去的委托合同,演變成了現在的兼具委托、居間、行紀、代理、服務等綜合屬性的合同。換句話說,以前藝人解約相對簡單,如今,成功解約並且不付賠償金,十分不易。
 

明星與經紀人的危險關系

▵  7月21日,火箭少女101成員淩晨下班打卡,Yamy遭老板寫信「威脅」後首度現身,被隊友挽著走
 
如果發生解約糾紛,藝人面對的處境將十分尷尬。一來背負高額債務,壓力巨大;二來訴訟或仲裁的期限會較長。在這期間,藝人還未與公司解約,會影嚮其接活機會或與其他經紀公司簽訂新的經紀約。

時間對於藝人來說十分寶貴,訴訟或仲裁對於藝人的影嚮,遠超對於經紀公司的影嚮。

Yamy最終可能會贏得輿論支持,甚至贏得解約,但對於她的職業前景來說,她能否最終勝出,還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20 年 7 月 31 日21:42:16,共 4263 字。
  • 转载注明:http://www.mmyaa.com/75839.html